以cpu为例
2018-09-30 20:16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在超级高铁传来实验成功的消息之后,人们在兴奋之后发现,中国也有类似的项目。早在2013年3月,西南交通大学首席教授、超导与新能源研发中心主任赵勇就带领团队,研制出了最初的高温超导磁悬浮(hts)测试环线,后来再加入真空管道,成为世界上首个真空管道运输(ett)系统。

但是,再好的ppt也不意味着成功。实际上,这种方式也是有极大风险的。正如赵勇教授认为,技术上达到可适用的水准,并不是最重要的,也不会花很长时间,但让它真正成为实用的交通工具,是要在社会真正到了这种需求之后。

我们经历过的缓慢的技术升级模式,一方面是资本为了最大化研发的利润,另一方面,研发的投入也需要利润的支持。所以,技术升级是缓慢的。而现在的玩法则大不一样。不管后续能否成功,先通过风险投资,迅速把最基本的商业模式变为现实,然后,吸引流量与客户,随后在通过几轮融资扩大规模,最后上市。实际上,这种模式是把之后的利润,通过资本市场转移到早期。也正因为如此,现在的一些科技项目,可以做到“黑科技”、“未来科技”。比如,埃隆·马斯克的特斯拉汽车,不用盈利,可以通过资本市场的支持而运作下去。

0荐闻榜

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出现,一定意义上,科技公司的商业模式在逐渐改变。

日前,特斯拉的老板,回收火箭项目的创始人,埃隆·马斯克(elon musk)参与设计的超级高铁(hyperloop)在美国内华达州的一片无人沙漠里获得了它的首次公测成功。

但是,除了技术,航空公司更关心的是商业效益,比如燃油率、噪音、耐久性、排放等等。协和飞机,有着很高的维护和运营成本,日常维护昂贵,耗油率过高,载客量小,噪音污染严重、航程短,由于飞得更高,乘客受到的宇宙辐射量也更大,有潜在的皮肤癌危险。由于协和飞机的经济性差、单位旅客成本高、盈利能力低,所以,虽然人们40年前就有了协和飞机,但最终,还是停止了商业运营。

(界面,

以前的商业模式是研发投入、销售、赚钱、再次投入研发、技术升级。以cpu为例,1978年,intel推出了16位的8086芯片,从那时候开始,市场按照摩尔定律在不断升级。cpu字长从16位到32位到64位,越来越大;晶体管数量从4万个晶体管到125万再到1.88亿、14亿,越来越多;制作工艺从3000纳米到90纳米再到22纳米,越来越小;运算速度从4.77mhz到1000mhz再到4ghz,越来越快。

马斯克于2013年首次提出了这项大胆的计划,他设想以太阳能为燃料,乘客坐在类似胶囊的“车厢”里,沿着空气轨道在一个封闭的管道中发射出去,速度是飞机的两倍,大约达到每小时1200公里,一小时可以让你从北京到上海。

那么,cpu的产业技术升级,从1978年到2016年,经历了长达接近40年的时间,intel公司为什么不直接推出黑科技,即使达一蹴而就的达到现在的水平,起码也可以缩短技术升级的时间,比如直接从4mhz,1000mhz、4ghz三级跳,每一级都是震撼人心的,而这正是现在的互联网时代的模式。

甚至这张ppt在内行人看来也不怎么样。超级高铁取得速度并不算很快,即使以640公里/小时来计算,hyperloop one并不是特别高的速度,并未明显超出目前国际先进水平。目前,我国的上海磁悬浮的速度已达400公里/小时,而日本东海铁道公司的超导磁悬浮列车载人实验最高速度已超过600公里/小时。

超级高铁让人想起协和飞机。协和飞机,在1969年首飞,1976年投入服务,协和飞机能够在15000米的高空以2.02倍音速巡航,也就是每小时2,150公里,从巴黎飞到纽约只需约3小时20分钟。

但是,无论如何,中国人的、日本人的都没引起那么大的反响,而埃隆·马斯克的则吸引了各种风险投资。一个可能的原因是,这种市场的玩法,毕竟是才出现不久,在那些比较重的产业,比如高铁的技术升级中,中国人还没有适应,不足为奇,而美国人则可以把这种模式玩得很好。

Copyright © 2012-2013 .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opress.cn 版权所有